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退休间谍的生意经
作者:admin日期:2017-01-11 14:04 点击:
  尽管沃尔科夫和斯波雷舍夫都已退役,但他们之所以还能顺利继续做图片生意赚钱,全仰仗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现役中校特卡钦科的大力帮忙
  孙越
  1992年,俄罗斯总理盖达尔和国防部长格拉乔夫决定将苏联间谍卫星所拍摄的部分图片,移交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进行甄别,将非绝密的部分图片转卖国外机构,为国家赚取外汇。
  这些图片十分珍贵,国外早有传闻,西方国家期盼已久,照片价格不菲,每张不少于2000美元。俄罗斯军事情报局格鲁乌负责图片甄别和对外销售的是上校沃尔科夫。他在格鲁乌服役20年,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海内外侦察行动,却是一位公认的宇航技术侦察专家,在这方面有多达20项发明专利,所以请他负责甄别及外销,也不是没有道理。
  以色列驻俄罗斯大使馆反恐和禁毒顾问狄耐尔(Ruwen Dinel),是上校沃尔科夫的买家之一。这位狄耐尔,明里是以色列使馆顾问,暗里却是以色列安全机构摩萨德(Mossad)特工。格鲁乌对狄耐尔的背景是掌握的,所以格鲁乌领导曾经提醒沃尔科夫减少与狄耐尔的见面次数和见面时间。沃尔科夫与狄耐尔业务进行的不错,沃尔科夫按计划向他出售苏联卫星在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以色列上空拍摄的图片,狄耐尔按规定向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财务处支付图片费。沃尔科夫与狄耐尔在工作之外也有私人交往,因此他没少受到领导的批评。
  1993年,沃尔科夫上校从格鲁乌退役,当上了“苏联信息卫星”公司的副总经理。业内人士介绍,此公司这是苏联解体前后,唯一有格鲁乌背景的贸易公司,其基本业务就是向以色列销售苏联间谍卫星拍摄的照片。当年在格鲁乌做图片遴选和销售的沃尔科夫,手里掌握着苏联卫星照片资源,而狄耐尔持续对这类照片感兴趣。于是,沃尔科夫便有了与狄耐尔继续合作的机会。他们不过是将公对公的交易变成了私人生意。更何况,沃尔科夫还得到了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主任首席助理斯波雷舍夫的大力支持。不久,斯波雷舍夫也退役,加盟“苏联信息卫星”公司一起做买卖。沃尔科夫就在这个当口,将从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获取的7张卫星绝密卫星照片——以色列重要城市:特拉维夫、贝尔谢巴、雷霍沃特和海法,悄悄卖给了狄耐尔。
  尽管沃尔科夫和斯波雷舍夫都已退役,但他们之所以还能顺利继续做图片生意赚钱,全仰仗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现役中校特卡钦科的大力帮忙,他是太空侦察中心最有权接近间谍卫星照片的人。于是,沃尔科夫和斯波雷舍夫也将他拉进了“苏联信息卫星”公司,成为重要的“业务伙伴”。
  实践证明,特卡钦科有本事,他前后向沃尔科夫提供了202张绝密卫星图片,沃尔科夫将其中172张卖给了狄耐尔,沃尔科夫仅这一笔交易便获利30万美元,沃尔科夫将其中3.2万美元分给了特卡钦科,斯波雷舍夫也得了1600美元的劳务费。
  但好景不长,“苏联信息卫星”公司很快就被俄罗斯国家安全局盯上了。1995年9月,秘密警察在沃尔科夫家安装了窃听器,获悉了他的行踪。12月13日,国家安全局收网,沃尔科夫在莫斯科地铁白俄罗斯站被捕,他当时正在与狄耐尔交接10幅绝密照片,事后经俄罗斯国家安全局证实,那是俄罗斯间谍卫星拍摄的叙利亚照片。结果,沃尔科夫被捕,狄耐尔后被释放,俄罗斯政府宣布其为“不受欢迎的人”,两天后被驱逐出境。俄罗斯国家安全局同时拘捕了“苏联信息卫星”公司的斯波雷舍夫,以及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的特卡钦科及其两名同事。
  当时,所有被捕的人都面临被起诉叛国罪,可莫斯科军事法庭的侦查过程却格外麻烦。沃尔科夫坚称事前不知道所提供的卫星照片属于绝密,以色列是俄罗斯的战略伙伴,而萨达姆是恐怖分子,所以,为了支持以色列打击伊拉克恐怖主义,体现国际主义合作精神和人类的正义感,他们才将照片卖给狄耐尔。法庭最终未给沃尔科夫定罪,只将从他家抄出的35万美元充公了事。斯波雷舍夫在被捕后立即认罪,承认倒卖绝密卫星照片给摩萨德,但法庭鉴于斯波雷舍夫并未给俄罗斯安全造成威胁,便给斯波雷舍夫定了个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再说格鲁乌太空侦察中心现役中校特卡钦科,他被指控向以色列间谍机构摩萨德出售国家绝密照片。他在军事法庭调查初期先承认有罪,但1998年年初他又在开庭时当堂翻供,拒不承认对他的指控,说侦察员对他进行诱供,目的是为了让他证明狄耐尔有罪,以便最终将其驱逐出境。特卡钦科说,他是为了帮助国家才被迫承认自己有罪。莫斯科军事法庭拖延了两周,直到1998年3月20日判决特卡钦科3年有期徒刑。
  这桩奇异案件终于落幕。它的判决结果出乎人们预料:同为当事人,有人受到审判,有人则免于起诉。特卡钦科的律师说,沃尔科夫之所以逃过法律制裁,是因为他是俄罗斯国家安全局在摩萨德的卧底,他表面上出售国家绝密照片捞钱,实际在实施国家安全部门的计划。
上一篇:地铁站外黑摆渡车生意好
下一篇:同创股份违规担保1.5亿元